《全球金融分析》主权债问题日增,或促使储备管理人转向投资有形资产 / 8 years ago《全球金融分析》主权债问题日增,或促使储备管理人转向投资有形资产2 分钟阅读记者 Natsuko Waki 编译 张若琪/蔡美珍 路透伦敦12月21日电---欧元区债务危机或正促使央行储备管理人将其8兆(万亿)美元资产中的一部分,自主权债转移至房地产等收益较高且实质或有形的资产,此前其对这样的举措已思索多年. 中国央行拟设立规模3,000亿美元、针对欧美的投资工具[ID:nCN1286290][ID:nCN1275442],凸显出许多储备管理者愈来愈难以忍受投资组合中偏重的主权债,风险日高但报酬率却偏低. 各国成立主权财富基金旨在投资于风险较高资产.但央行的目标则大不相同,其首要任务是安全保障,且储备经常放置于收益率相对偏低的硬货币资产,赚取的收益远低于国内指标投资品种. 但许多全球主权资产的"安全诉求"现在明显存疑.随着欧债危机加剧,最高评等的AAA债券池可能很快缩小,投资人质疑收益与风险是否相衬. "甚至在危机前,亚洲国家央行就在考虑分散储备至实质、收益较高的资产,因为它们益发意识到过度集中于美国和欧元区政府债券的风险."Permal主权债谘询主管Andrew Rozanov表示."欧债危机更大大催化这种想法." 标准普尔本月将包括德国、法国等最高评等国家在内的15个欧元区国家,置于可能降评的观察名单,凸显了主权债信品质所面临的威胁. 今年稍早标普将美国评等展望降为负向;穆迪周二则警告,欧元区危机可能威胁英国的顶级评等. 降评可能考验着外汇储备管理者继续持有AAA等级欧债的意愿,据摩根大通估计,此类债券规模约有9,000亿欧元. 由于支持欧洲金融稳定机构(EFSF)纾困基金的六个AAA评等政府可能遭降评,因此即便是EFSF想吸引投资人也正面临困难.这将有碍该基金筹得足够资金、为危机建构有效防火墙的能力. 中国、俄罗斯和日本等其他外汇储备庞大的国家已公开表示,不愿增持EFSF债券. "若是他们开始认真质疑由所有核心欧元区国家担保的AAA评等工具(EFSF),那麽投入实质资产的投资可能加速."Rozanov表示. **负利差** 随着主权债的不稳定度升高,外汇储备官员发现,将当局干预汇市时买进的强势货币,停泊在低收益的政府公债,形成利差损失时,愈来愈难找到充份理由支撑. 举例来说,中国央行买进美元抑制人民币汇率,以协助出口.在这种作法之下,央行向国内银行体系挹注大量人民币,之后央行必须发行所谓的"冲销债券,"以吸纳额外人民币,否则可能引发通货膨胀. 假设一来一往之间的金额相同,那麽中国央行的损失便是,持有美元的收益--通常是以美国公债形式持有--再加上发行人民币冲销债券的成本.目前来看,这个损失可以高达200-230个基点. "许多国家的基本利差损失已造成实质影响.这是很严重的负利差状况,"汇丰环球投资管理主权及超国家部门全球主管Cynthia Sweeney称. "这种情况不可能一直持续.央行当局等于在管理一国的资产负债表.负利差终究会走到一个无法持续的地步." 对冲基金SLJ Macro总裁任永力估计,中国外汇储备管理的负利差损失一年达1,300亿美元. "创造更高报酬的必要性因此就很明显了." **欧美实体资产** 到目前为止,外汇储备管理机构通常会避开非主流投资,而这类投资或许会有助解决上述利差损失的问题.不过,保守型的机构投资人,像是退休基金,拥抱这类非主流投资的情况也已经有所增加. 在挑选基础设施及房地产之类的资产时,欧洲及美国仍然是这些基金的首选. 根据Towers Watson资料,在退休基金持有的近1兆(万亿)美元非主流资产之中,欧洲及美国资产占了83%.这类资金流往亚洲的比例只有13%. 例如,伦敦和纽约的房地产就是受到青睐的选项,地产服务商Knight Frank估计,这两个地区的优质地产价格已经由2008年低点分别上涨37%及25%. 伦敦商用地产收益率约在3-4%,相对优于美国公债或德国公债. "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有可能会想直接投资欧洲银行业、欧洲基础设施、欧洲汽车业、或欧洲地产,"任永力称.(完) --译文审校 张明钧